夹子不是夹子

关于我

点波关注吗!!



始于初见。


头像是@辣条想学画画 给的!
这人很帅
关注不亏
佛系写文
随缘更新
挖坑不填
杰佣不拆不逆
安雷安不拆
其他杂食
没屁放了(。)

我还活着der!
最近事情有点多()



吸血鬼x血猎

注意避雷


觉得到这里就是一个转折点啦所以需要停一停
我尽量把剧情缩短点!qwqqqq

上一节地址http://jiazibushijiazi.lofter.com/post/1eff3ecf_ee9b16e9




—————————————————————

奈布打量着这间屋子——

用肉眼观察并没能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这里处处都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也说不上从哪里来。可能是这段时间太放松了突然接了工作有点紧张吧,奈布这么想着,便和衣在床上躺了下去。

一夜无眠。

胸口处的徽章安静了一整晚,也就证明昨晚并没有吸血鬼出现。奈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提起了一口气:既然自己接下了这个任务,就必须要把这只吸血鬼抓回去。

再等等吧?说不定只是碰巧今天不是狩猎日而已吧。奈布这么安慰自己。

这种想法终于在第八天打破了。

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了啊??怎么连个吸血鬼的影子都没见到啊??该不会真的不在这个区域了吧??那怎么找啊??

会长给他的任务线索有一片布料,手感很不错,像是贵族的服装。还有一位死者。其余什么我没有,甚至连这个吸血鬼的级别都无法查明。

能肯定的是这只吸血鬼绝不只是只是伯爵,伯爵不会有能够抵挡加持的武器。难不成是侯爵…?奈布摩挲着下巴,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惯用姿势。

可是别说是侯爵,就连伯爵最近一次出现在人类领域里也是在三年前了。


半晌后,奈布挠了挠后脑勺。自己果然不适合思考问题,以后这种费脑筋的事还是交给鼻子比狗都灵的侦查组吧。

接下来去哪儿好呢…?先去周围的城市碰碰运气吧,说不定这位吸血鬼先生还没走远。

于是奈布很快下楼退了宿。

退房手续办好后,杰克叫住了奈布。

“萨贝达先生,可否让我与你同路?最近这附近总是有吸血鬼,很不安全。在你身边的话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你。”杰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祈求,目光也与平常不同。在这八天里杰克也差不多摸清了奈布的性子,很容产生警惕心,但如果熟一些就会很信任对方。这几天他已经在奈布面前刷了很久好感了,他应该不会拒绝。

果然,奈布走出大门的脚步顿了顿,然后他听到了一声

“随便你。”他可不会说自己是怕迷路所以才同意的。

杰克于是很欢快的跟了上去。

“还没和你自我介绍过。我是杰克,你可以叫我J。”

“奈布.萨贝达。”




————————————————————————

说明一下杰克心里想的是

这个第一看起来貌似挺智商不高诶我要不要试试和他玩诶反正也无聊就这么干吧嘿嘿嘿



因为我对杰克的认识是一个绅士

是绅士而并没有所谓的暖)

就是

甭管其他事情我开心就好

反正我没啥牵挂

这种感觉吧

一本正经)

最后随缘更新的!qaqqqqqq


点个小蓝手吗qaqqqq拯救被改版后的老咸鱼

会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吧

短小且ooc

人设是吸血鬼x血猎

说一下吸血鬼的阶级分化,可能比较杂

「骑士」「准男爵」「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和「王爵」

顺序由低到高

注意一下这里的「猎枪」指的是能够杀死吸血鬼的武器而不是枪……


没屁放了


——————————

奈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没在床上,他第一反应是被人绑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在血猎工会。

“奈布•萨贝达,”血猎工会会长的声音带着一丝恳求,“你所管辖的区域出现了吸血鬼,需要你去处理。”

“不去。”这位会长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装作可惜似的叹了口气:“唉……难得这次人物报酬挺丰厚的……”

奈布已经迈出工会大门的脚一顿。然后干脆利落地转身走了回去:“我去。”如果不去看他那满是不情愿的脸,会长一定会觉得奈布挺积极

“在哪来着。”奈布走向传送阵。这老狐狸肯定摸清他的底了。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最近要给武器改装结果没钱……

“等会你连你自己管哪儿都不知道了??”这位会长表示很生气,这种不爱惜这份职业的人需要谴责!“就算你的管辖区域这几年挺和平但你也不至于忘了它在哪儿吧?”

“…在哪。”奈布并没有理这位可怜的会长。

“…埃斯地。”

奈布走进了传送阵。空间传送所带来的压力仿佛要将他撕碎,还伴随着强烈的眩晕感。已经三年没体会过这种感觉的奈布有点不适应。


┊埃斯地┊

经过几分钟的缓冲,奈布终于是睁开了眼。

——眼前的情况并不乐观。

按理来说这里的血猎工会是仅次于首都的全国第二大工会,但现在工会里的人却少之又少,大概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奈布微微皱了皱眉,看来情报有误,这位吸血鬼绝不只是情报上所说的子爵。

周围血猎打量奈布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仿佛在在嘲笑他身为血猎却没有猎枪。奈布并不想和他们打招呼,身为第一血猎的他曾常年在战场厮杀,能够察觉到敌人的每一丝变化——眼神也不例外。

无视他们的打量,奈布径直走出工会,看了眼天色,夕阳的余晖已经洒落在大地上,在城市的另一头夜幕已经降临。先找个住处吧,他想。

在总工会时走的太匆忙,忘了向会长要那象征着地区管理者的徽章,以至于他无法住在这里的工会——虽然他并不想住。

环顾四周,奈布在左手边看到了一家旅馆,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着奈布的推动,这栋陈旧旅馆的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欢迎光临深夜旅馆。”低沉的男声响起,随后它的主人从柜台之后走了出来,将身体弯曲成一个完美的九十度角,是标准的绅士见面礼,“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这位先生。”

奈布愣了愣,回答道:“住宿。”眼前的人有着比他充满磁性的声音更加具有冲击性的脸。奈布以前一直认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并没有什么用,但此刻却意外的否定了这一想法。

“那么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

奈布将自己的血猎徽章拿出,递给了对面的人。

杰克终于是睁开了刚刚一直紧闭着的眸子,检查着手中还没一个巴掌大的玩意儿。

奈布.萨贝达。血猎星级,七十五星。血猎排名,一。

杰克挑了挑眉,原来眼前这位看起来并不多么强壮的先生竟然是血猎工会的王牌。他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奈布因为眼前人的突然睁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人的双眼是与他气质相配的暗金色,低调而优雅。

奈布莫名的想到了吸血鬼,随后他又摇了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未曾发现过哪只吸血鬼能够隐藏自己的瞳色。

杰克笑着任奈布打量了许久,看他已经回过神来,便笑着说道:“萨贝达先生,请随我上楼。”





——————————————————

实际上关于这一类型的故事事件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

然后想要你们的推荐……

改版了之后就成了大咸鱼.jpg

是要接前面的内容的!


再翻车我就要哭了!


https://m.weibo.cn/6561067117/4246409160493200


补了档


链接在个人空间里

嘿嘿是今天发的!!


是点文



强行触手(


ooc有慎入


我写的是啥啊系列



白纹杰克x弹簧手奈布

————————————————————————————


“滴滴,咔嗒”

奈布正在解一台电机,只差一点就能完成。解电机本就属于自己所不擅长的范畴之内,以至于此时他已无法顾及胸口跳动的愈来愈剧烈的心脏。

越是到这种时候,人总是越容易紧张。

“砰——”电机发出了巨响。

他触电了。

……已经来不及了。

奈布甚至觉得他如果回头,一定能看到身后人的影子,以及那嗜血的红眸。

不禁让人感到背后发冷。

“终于找到你了。”杰克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强装镇定的人。
“没关系,你先把电机解开吧。”杰克看起来心情不错。

但也的确只是看起来而已。
若是凝视他的面容,便也可以发现这笑容只是毫无温度虚有其表罢了。
他确是笑着,而眼底并无一丝波澜。
也只是在笑罢。

奈布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也没有过多的在意,随即转身继续解电机。

“咔”

电机本就快要解完,这会奈布没费多少功夫便得到了密码。

——还有两条密码。


他们能逃出去的吧,他想。


奈布在原地等了几分钟,杰克却好像并没有上前将他带回庄园的意思。他疑惑地走到杰克面前,伸手在杰克眼前晃了晃。

“我解完电机了,不抓我回去吗。”他问。心跳实在过快,使他感到血管都要因压力而破裂。

“…?”杰克抱起奈布。

他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佣兵没有趁刚才的机会逃跑。他这么想着,也问了出来。
要知道人的求生本能是强烈到可怕的程度。
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要遵守承诺啊,”奈布回答,随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杰克没听清,也没去问个究竟。

“而且能替他们拖延一点时间…”刚刚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伴正在解其他电机。



早已对这地构造烂熟于心的杰克很快找到了狂欢座椅,将奈布绑在了椅子上,准备去寻找下一个猎物。奈布见他不准备守着自己,便用力挣扎,试图引起杰克的的注意,以给同伴争取时间。

他想要相信他的同伴,所以他也去相信了——即使他自己可能会成为这所谓“游戏”的牺牲品。

杰克走出几步听到动静,回过头便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因为剧烈挣扎的缘故,奈布的上衣被座椅上的棘刺划开了几道,甚至有的荆棘刺进了他的肌肤,使得丝丝鲜红从伤口处渗出。生理性的眼泪在奈布的眼眶里打转,却因为主人的倔强而迟迟不肯落下。

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让他的心脏为之一悸,竟不自觉向被绑在椅子上的那人一步步走去。

走近,杰克伸手触碰奈布的脸颊,想要拭去对方脸上的泪水,却不想被奈布避开。

杰克有点不高兴。他将奈布的脸捏起,强迫他与自己对视,然后用另一只手擦去他眼角的眼泪。

“怕疼就不要挣扎。”不然会更疼。
“…”奈布没有回话。
很好,牵制住他了。

——还有最后一条密码。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爆炸声。
是触电。

奈布甚至能听到特蕾西的惊叫,看来他的同伴离这危险的地方也并不算远了。

杰克也自然是听到了这动静,便准备去附近寻找下一个猎物,却又听到了奈布的声音。

“别……!”奈布看到杰克要走,急忙想要起身拦住他,却让荆棘的倒刺刺入得更深了几分,话还没能出口便成了抽气声。

杰克当然能看得出奈布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但他想看看为了胜利奈布能做到什么地步。

于是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他低头注视着奈布蓝色的双眼,这双眼睛里充斥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杰克的嘴角微微上扬,他摘下面具用湿漉漉的舌头舔过奈布的眼球。他能想象到佣兵眸子里的不可置信,并且乐于事情朝着不受他控制的方向发展——

https://shimo.im/docs/JUs1oqZ6R6QHe7nk

https://shimo.im/docs/JUs1oqZ6R6QHe7nk





黑化奈布⚠️

注意避雷

短小注意⚠️

日常脑洞大开ooc



估计没有后续
————







我喜欢他。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奈布此刻正趴在医院窗台上眺望整个庄园。



他看着杰克在庄园中游走,将自己的伙伴一个个送上天空。



他看到了玛尔塔最后的眼神。



玛尔塔的视线穿过废墟,直勾勾地盯着他。眼中有愤怒,有不可置信,还有一丝释然。



对不起,对不起。


我是个逃兵,不负责任的逃兵。但我只能这么做,我必须这么做。


我爱他。


所以我想多一些与他相处的时间。





艾玛之前已经将附近的座椅全部拆毁,所以奈布可以多一些生存的时间。

即使他是那个人的猎物。


“哒,哒哒”


脚步声渐近,心跳声也仿佛要震破耳膜。


只是不知那心跳是因何而起。


奈布想,这可能是激动。


“最后一只小野猫。”杰克终于从容跨上最后一级台阶,“是在等着我来找你吗?”



即使是说话声也这么好听,奈布想。



“——好啦,该送你回去了。”杰克的声音里带上了笑意,弯腰将奈布抱起。


奈布并未挣扎,只是默默将兜帽拉低了些。



还是不要让他看到自己脸红了才好。



奈布缩在杰克怀中,随着他的步伐一震一震,感受着杰克怀中的温度。



天知道当他看到杰克将自己的伙伴抱起时自己有多想冲上去杀了他们。



不过还好,最后的拥抱属于自己。



奈布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嗯?座椅都被拆了吗?艾玛小姐有点调皮啊。”在杰克抱着奈布在周遭走了一圈后,发现了问题所在。



“——真是没办法啊。”杰克洋装叹了口气,“那么就送你出去吧。”


他原以为自己能看到奈布突然扬起的笑脸。


但是没有。


怀中的瘦小身影正在发抖,不知是为何。


“小东西?”杰克准备低下头看看奈布。



奈布被吓了一跳,慌忙抬起头,不巧和杰克的下巴撞了个正着。


抽气声同时响起。


“小东西,刚刚在想什么?”杰克有点在意怀中人的心不在焉。


“……没什么。”不过是想让园丁再也见不到太阳而已。


“我准备放了你。”杰克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绅士的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不能过问。


否则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奈布没有回应,任由杰克将他抱到地窖前。


“出去吧。”杰克将他放下。反正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就当是作为绅士的仁慈。


但奈布显然不想走,他在地窖前躺下。能耗多久就耗多久吧,他这么想。


而杰克有点奇怪,“为什么不走?”


“……不想走。”想和你多呆一会。奈布没说出下半句话。








————
好了我去搞触手……


把之前的补上了点

重新发一遍ntm

设定是

高三杰克高二奈布


没屁放了





01


今天是奈布转学的第一天。

“大家好,我叫奈布·萨贝达。”奈布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了自我介绍,走向座位。

这里的学生似乎都很热情。下课后被同学们围住的奈布心想。

“萨贝达同学我可以直接叫你奈布吗!”

“随意。”

“奈布你之前学习很好吗?”

“还好。”

“奈布同学你为什么要转学?”

“你猜。”

“奈布同学我带你去了解一下学校吧!”

“快上课了。”

奈布面无表情地回答,随后上课铃便响了起来。



终于挨到了中午放学,奈布可以去看看他的宿舍。据说自己的舍友比自己大一级。当初高三分宿舍时正好多出一个人,就让那人一个人住着了。

两个人住五人宿舍,岂不是很爽。
奈布心里美滋滋。


“杰克学长你好,我是今天转学来的奈布·萨贝达,以后和你一…”

话还没说完奈布便被抓住了手腕带进房,随后被按在房门上。

奈布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

面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学长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吻住了他。

???

我的舍友是个给??

妈妈我住校第一天就遇到了个变态。






杰克灵活的舌在奈布口腔里四处乱窜,然后又在奈布脖子上用力吮吸。一个紫色的印记出现在奈布脖子上。

杰克用一只手束缚住奈布,另一只手则伸入奈布上衣下摆。

冰凉的触感让奈布打了个寒颤,开始挣扎,但杰克的力气很大。

挣扎不成功,反倒被杰克轻轻咬了下唇瓣作为警告,奈布是真的生气了。

于是他抬起腿。

“!”杰克捂着胯倒下。

“妈的看清楚了老子不是女人!”奈布嗟了几声跑出寝室。


短小精悍!(并没有

日常欧欧西

脑洞大开

没了

04

是一个芬芳的季节!

该给小奈布买衣服了!

当奈布第四次把纽扣崩开时,杰克终于认识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于是他去给奈布选衣服。

让一个选择困难的人来自己买衣服是非常困难的。

比如说现在。

“这件的颜色好看!可是那件的花纹也不错…还有那边的那个!款式也很好看!”杰克在服装店里呆了三个小时。

结果还是没有买回衣服。


他想,明天带着小奈布一起来让他挑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于是第二天杰克兴高采烈地拉着奈布去了服装店。

“小奈布你喜欢哪件自己挑!”杰克笑眯眯地指着一处说道,“我先去那边看看!”那边有亲子装!

奈布高冷地点了点头继续看衣服。

突然他眼前一亮——


他指着一件绿色的连帽衫疯狂指指点点(什么

旁边的导购明白了奈布的意思,把衣服取下来递给他。

小奈布颤颤巍巍地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更衣室。

大概过了十分钟,更衣室里传来了奇怪的敲打声。导购忍住没上前看。

又过了十几分钟,小奈布终于艰难地走出了更衣室。

这时杰克正以一个非常有违他绅士风度的姿势躲在一排衣架后,盯着小奈布。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人贩子嘞。导购想。

这边小奈布走出试衣间后大摇大摆地站在镜子前,四下张望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



开始摆起了pose。

…………………………………………

导购小姐觉得,她今天遇到了一个智商不怎么高的爸爸。

和一个完美继承了他爸基因的儿子。

在小奈布摆出了第三十二个帅气的pose后,躲在衣架后露出一顶帽子的杰克终于忍不住了。


“小奈布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喂小奈布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奈布:“……”




后来杰克顶着一头的包,抱着小奈布回了家。

幸好小奈布只打了头可以用帽子遮住。

杰克庆幸。

^q^











奈布:我看你是在找打

杰克自杀现场

1注意避雷⚠️是囚禁囚禁囚禁!

2是 第100fo小可爱的点文「囚禁类」

3有车!车速不快吧大概……?

4第一次写这类文亲友帮了很多忙!

  超级谢谢他们了我爱他们!

5车的排版可能会比较紧凑、因为我这里字号比较小没办法确定也就没改惹

0没屁放了




跑,要一直跑,不能停下来,绝对不能。

奈布用手捂住那颗不断跳动的心脏,仿佛这样就能让它恢复平静。

一定要出去,绝对要活着出去。他还要去见他的伙伴们——尽管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脚下突然一崴,他心里咯噔一声,跌倒在地。

脚腕上的疼痛在不断刺激着他,他试着站起来,却只是徒劳。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绝望地想,他可能没机会见到自己的伙伴们了。

背部传来一阵剧痛,牵连到了曾经的伤口。

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地方。

那时人们的哭喊,挣扎都无比清晰地映在他的脑海中。

再醒过来时,眼前一片漆黑。

眼上被系着什么,从柔软的触感大概判断得出是领带。手腕和脚腕像是被什么东西锁住了。奈布试着动了动,不出他所料自己的四肢被拴住了。身下的触感应该是床。

没有被送回庄园……?

他眉头皱起,不知杰克在搞什么名堂。

人类的视觉被剥夺,其它感官也就自然敏感起来。

“咔嗒”

本十分寂静的屋子突兀地响起了开门声。

奈布警觉起来:“谁!”

来人却并未报上姓名,只是低笑着,用并不急促的步伐向他走来。

脚步声与心跳重合。

“醒了?”是杰克的声音,他走到床边。

“吃点东西吗?”杰克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

“你给的东西我不敢吃。”奈布冷冷回道,“你准备干什么?”

“干什么?”杰克手抚上奈布的脖颈,感受着他颈动脉的搏动因紧张而加快。

划下去的话会就这样死吧。杰克想着,却也只是轻轻划破了皮肤,血从伤口渗出来。

真是脆弱。

“你觉得呢?”杰克舔去他脖子上的血珠。

“——My secret lover.”

星月吝啬地隐起了光辉,任由纯粹的黑暗笼罩一切。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风度翩翩的绅士撕下面具,眼中的笑意也被深渊所吞噬。

杰克卸下指刃翻身上床,捏住奈布下颚,强迫他抬起头。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掐在奈布腰部,趁奈布吃痛松口时侵入他的口腔。吮吸着口腔的四壁,品尝着这绝无仅有的美味。察觉到奈布的小舌在躲着自己,杰克心里不由得一笑,灵活的舌头勾住奈布的小舌互相嬉戏。

奈布看中机会重重一咬——

“嘶—”杰克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同样嘴角流出一丝血的奈布,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

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让我抱吗。
那我只好,折断你的双翼了。

杰克下了床,不知去拿了什么,很快便回到床边。“张嘴。”是命令的语气。

奈布并没有遵从。杰克于是将奈布下颚捏住,强行将奈布的嘴撑开然后吻向他——杰克嘴里有东西!奈布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样,但杰克用舌头将那东西推进了奈布的咽喉。

是毒药吗,奈布想。终于可以解脱了——天堂说不定会有他想要的东西。

下文


https://m.weibo.cn/6561067117/4247807789045371



我是日常翻车吗( ;´Д`)



新手请多指教


欢迎纠错建议


脑洞大开的产物


没话说惹




03

————

今天是小奶布的生日!


——其实是小奈布被捡回去的那天。



杰克起了个大早出去买东西。


“这个好可爱啊那个也是…选哪个好呢…”


由于杰克嗨过头忘了时间,奈布醒了。


奈布从被窝里爬出来,睡眼惺忪地叫了几声杰克。

没人回应。



平常不用他叫杰克就会过来抱抱他的!

小奈布很委屈。



又叫了几声,他终于发现了杰克不在家的事实。


估计是把自己扔下出去买菜了吧,奈布心想。


可是到了杰克平常回家的时间,他还是没回来。

小奈布开始慌了。



是不是杰克嫌他烦不要他了啊呜呜呜…


小奈布开始掉眼泪。



豆大的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很快打湿了衣襟。


平常这个时候杰克都会把他抱在怀里亲亲他的额头然后拍拍他的背安慰他的。



越想越难受,奈布索性哭出了声。


杰克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小奈布你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杰克扔下手里的东西扑上去抱紧奈布。


“小奈布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把你一个人扔在家了小奈布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杰克慌得手忙脚乱。


奈布表示不想理杰克。


谁看见他哭了!那是沙子进了眼睛!!!


“小奈布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我错了我错了”杰克企图解释,然而小奈布还不想理他。


“你看我还给你买了蛋糕气球准备吧隔壁家的小孩子也叫过来和你一起玩的…小奈布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QAQ”


“不,不要!”奈布说着打了个哭嗝。

“好好好好好不要不要就我们两个不哭不哭小奈布不哭不哭”杰克立马倒戈。









据说那天杰克把奈布抱了一整天。







————————

隔壁厂长:说好的蛋糕呢???

© 夹子不是夹子 | Powered by LOFTER